主頁 現場@純文字
主 頁|總目錄 |作者索引| 投 稿|討論/留言

[Posted on 2000-05-04]
﹒黃 梵﹒
容  忍



  ……我們應該有所容忍,容忍欺騙性的議論像天鵝成了一種美,只要它飛過的村莊、馬車、麥秸、水車是真實的,它看見的怒氣、妥協、猥褻、冒犯是真實的,它巨大的翅膀投下了地毯似的陰影,成了夏日數列的蔽蔭之所,夜空下神話的滑稽舞鞋,即便它是搗衣少女幻覺的一面鏡子……那時她沿著陡峭的石階正要離開運河,頭頂上面的一片喧嘩來自附近小巷裡的一個農貿市場……從一開始她就打算繞過那裡,遠離一個詩人若無其事的樣子,只是全部的神經還傾注在腰酸上,回家的習慣像一條碎石路向前延伸著,打濕的衣裙已經來不及和那視線形成一個死角,向裡緊貼的絹絲--誰還記得清它的樣式和顏色呢--像她光滑的皮膚暴露在青石映襯的光線下,起伏的肌膚潛藏著對面那人想要擺渡過去的巨大沉迷的暗流。她手上的疤痕讓她在魚的痙攣面前沉靜下來,她惋惜最小的魚將在秤盤裡度過最後的童年,可魚販子的秤桿怎會秤出刀痕的重量呢?在這個意義上她是最憂傷的人,在死亡面前她有著老嫗一般的耐心,比起幣面圖案,她過去的真誠卻像一個差錯在起作用,像贖罪,直到那彈起、斜飛的水珠落入竹籃把身後一個主婦的神經牽動了。




  只要“海枯石爛”的誓言不會阻止淨水流到惡人的浴室。那麼走上馬路看一看,一群快樂的孩子會受到司機怎樣刻薄的辱罵,可只要他沉醉和快樂,微藍的晨霧下依然會有他喜愛的任何一種開端。對天氣和生活氣壓的錯誤判斷,它們肯定也適合這裡的每個人。請別把這裡當風度翩翩的巴黎,人們的舉止是出於對風度的粗心或誤解,甚至是喜歡美肴的人,為免於受到上卷舌音的舌尖的打擾,為了對腐敗(包括食物的)接連發出痛恨的爆破音,就像夏天來臨了人們喜歡聽見啤酒接連不斷的開瓶聲,那時誰會厭倦清涼的泡沫將永遠飄在唇上呢?




  啊,請進一步原諒某人索要聽裝啤酒的手臂,如何及時彎向了那把鏽跡斑斑的鑰匙--它逼迫他在歷代的篇章中滾爬,學會了辨認,甚至依靠了自己的心跳,那種帶著與死亡相見的美就無法在棧道上停下了--但是失落它的那個雨季淅淅瀝瀝的氣息,會把議論的陳渣繼續帶往一個怎樣高大陰森的書架呢,灰塵下的每一本書都有足夠的思想,對自己的睡眠表示懷疑。




  它期待的瞳孔裡出現了少年出家的袈紗,每一道衣皺都比中年石匠的額紋更想說明山下。碰上這十年一遇的場景,石匠的錐子也忌諱打擾別人的形象,甚至他的激動只是為了更好地說明一個平庸的想法不會影響他欣賞不同錐子的不同扇角。眼前少年的聲音,像他的失竊的盤纏啊,逼迫他要逃進另一座深山。當欺騙的指南針像需要被制造了出來,它回避的肯定是巨大翅膀下更為真實的城鄉。他的青春是沿著一句夢話轉向的,使他錯過了山下情緣的萬千氣象。假如她來--少不了少婦的穿戴--帶著《易經》,任何表情都將多余。那一本書只是關於古代天氣變化的實錄嗎--對人生的氣候它容忍著到達那個殘局的最初的布局。

■〔寄自江蘇南京〕


主頁 現場@純文字
主 頁|總目錄 |作者索引| 投 稿|討論/留言
橄欖樹文學社發行。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