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在野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木 木·
抒情时代的终结

  抒情时代的终结似乎已经成为一件必然的事情。当我们所有的有限的动词、名词、形容词因使用过多而变得软弱无力。当阅历丰富读者已经不易打动。当白云和草场沉入视野之外,夜晚的星空让位于灯火。当人们发明了温室和冷库。我们已不能感动。金钱交换代替了自然恩赐。解放造成的泛滥滚滚而来。我们已经站立不稳。

  这个时候,抒情时代的终结已经完全不再新鲜。温柔的诉说无法在深沉的寂静中给我们的心灵带来触动,我们伸手向锣鼓与摇滚。伸手向重金属碰撞的物理撞击。我们借助声光电制造摆脱现实的幻象。并且在幻象中丧失幻想的能力。

  我们屈从于制度,而不再尊重爱情。我们以生活做幌子欺骗生活。只有生理的痛苦,才能复制眼泪。我们渐渐干涸于梦。我们放弃了对一个人完美的追求。试图用机械解决一切。没有人肯冒傻气,幻想学习鸟的飞翔,人们坦然无愧地登上了现代飞行器。

  当我们可以购买和制造一切的时候。我们开始迷惘。心理医生使我们尽快解脱思想的危险。于是我们不再思想了。在流泪之前,务必充分润滑:我们被这样告知。一个工于计算的程序,被移植到我们的大脑。它有效地利用每一分钟,进行每一次利益抉择。

  人们开始可怜自己的前辈:分析李白的酒精含量,红楼梦背后的谋杀案,屈原和同性恋。

  抒情的时代结束了,歇斯底里声代替了浅吟低唱。

  把一瓶酒打开。用最敏锐的感观去倾听和触摸,必须漠视抒情,而自我呈献是深夜的梦幻花朵,开放和凋谢都不为人知。

(1999.10.8)■〔寄自美国〕


主页 现场@在野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