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在野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0-02-17]
·木 木·
幻想小说:伪装情调(一)

  “这是A先生。”一个体貌敦实,西装革履的男人为我介绍一个瘦高的老头儿。他面无笑容地跟我握手,神情淡漫,绝对配得上他的鼎鼎大名。他的眼睛不看人,看向远方,我忽然开始怀疑他是否是盲人。我打量他的时候,他的手伸出来触摸我的脸。我并不吃惊,虽然并不习惯。我决定接受这种盲人认识别人的方式。刚刚接触是一种粗糙的摩擦,像麻袋贴到脸上,然后它在皮肤上运动,渐渐地有了吸力,有了磁性。发硬枯瘦的双手,渐渐变得非常柔和而且依然有力。每一次滑动都像磁石滑过铁器的表面,有种令人迷醉的女性美。我也盲了,眼睛回复到原初的黑暗,胶合的快感使整个身体微微颤抖,神性的贞洁和放纵的狂欢充满了我,“知道”他个妩媚的女子,变换了形态与我相会,是不朽的初恋情人,把无声都变得极度甘美。

  我忽然“看见”敌人的三十量重型坦克麇集于我方基地周围。攻击随之开始,流弹急如落雨。碉堡告急,矿场告急,粮库告急,兵工厂告急,机场指挥中心告急……整个基地陷入了全面恐慌。我已经满头是汗,一面把所有的有生力量调集到前线,一面下令所有的生产部门加紧补充兵员制造武器……我们紧紧拥抱着,希望在世界毁灭之前彼此熔化到对方的身体中生命中去。我们已经不知道哪些器官还是自己的哪些成了对方的。只是两个躯体的一切凸凹完全吻合。成为一个完美的圆柱。警报传来,说刚刚探测到核子攻击,请迅速撤离。我们轻蔑地说“不!”,彼此已经期待了太久太久。感到这个圆柱无论如何不能再一分为二,而且没有办法一分为二,因为所有的器官都被热烈的情欲熔合了。核子武器不能摧毁我们,不我是说它不能拆开我们,只能把我们炽热的火焰烧得更热。让我们毁灭吧,我们的身体发出这样的歌唱。我们的脸彼此埋进对方的组合,像鸵鸟把头埋进了沙子里,什么也看不见。核弹在我们上空爆炸了。这个世界一下子平静下来,尘埃纷纷如落雪。一切被夷为平地。进攻和防守者们都不见了。我们两个初恋的情人呆立在广袤的雪地里。

  在国际和平大会上,我站在讲台前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我的脸成为观众目光的焦点。焦点之下被她紧紧拥抱着。我们的爱情不论时机,不分场合。我讲完了,全场陷入沉寂。一会儿,掌声排山倒海地响起来。我们的圆柱重新全部吻合。大雪掩埋了世界。一切都是多余的。她的长发环绕在我的脖颈周围,微腥的呼吸使我窒息。

(2000.2.12)■〔寄自美国〕


主页 现场@在野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