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老吴⊙岗子村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老吴⊙岗子村

进香河(之五)

    进 香 河 尽 管 被 改 造 成 了 地 下 河 , 但 它 仍 然 是 从 北 到 南 , 每 天 不 懈 地 流 着 。 过 了 莲 花 桥 , 进 香 河 就 和 秦 淮 支 河 构 成 了 丁 字 形 的 河 道 。 要 是 哪 天 没 事 , 溜 进 东 南 大 学 土 木 工 程 系 的 资 料 室 , 翻 出 那 些 成 年 隔 古 代 的 南 京 城 市 地 形 图 , 你 肯 定 会 发 现 , 这 东 也 是 秦 淮 河 , 西 也 是 秦 淮 河 。 到 底 哪 儿 是 真 的 秦 淮 河 呢 ?

    现 在 的 南 京 人 , 一 般 都 会 告 诉 你 , 夫 子 庙 边 的 那 段 河 是 秦 淮 河 。 旧 日 南 京 灯 桨 十 里 的 秦 淮 河 , 在 文 人 笔 下 都 记 载 成 了 喝 花 酒 戏 脂 粉 的 地 方 , 也 就 是 红 灯 区 。 可 这 夫 子 庙 是 供 孔 夫 子 孔 圣 人 的 地 方 , 是 大 雅 之 堂 , 岂 能 与 那 些 莺 莺 燕 燕 们 相 邻 为 伍 ? 这 真 是 辱 没 了 孔 圣 人 。 夫 子 庙 往 南 , 过 河 不 远 就 是 名 声 如 雷 贯 耳 的 乌 衣 巷 , 王 谢 等 大 家 庭 院 均 座 落 此 地 。 今 日 的 白 鹭 洲 公 园 就 是 以 前 的 私 家 院 子 。 这 里 的 燕 子 都 不 轻 易 搬 家 , 更 别 说 人 的 气 势 了 。 虽 说 没 有 十 三 棒 铜 锣 开 道 , 但 也 不 能 与 些 个 卖 笑 的 做 邻 居 呀 。

    南 京 市 在 “ 恢 复 ” 秦 淮 河 文 化 区 域 的 时 候 , 只 想 到 这 夫 子 庙 人 来 人 往 , 比 较 热 闹 , 在 这 儿 弄 点 钱 砸 一 砸 , 很 快 就 能 收 回 来 , 却 根 本 没 有 想 到 玷 污 孔 圣 和 辱 没 斯 文 的 茬 儿 。 这 也 难 怪 , 团 结 一 致 向 钱 看 嘛 。 那 山 东 的 曲 阜 不 也 把 孔 府 的 家 酒 偷 出 来 卖 了 吗 ? 南 京 这 边 的 孔 圣 人 就 算 跟 红 灯 区 靠 得 近 了 点 , 也 算 不 了 什 么 呀 ? 哪 天 晚 宴 , 上 孔 府 家 酒 的 时 候 , 卡 拉 什 么 劲 儿 包 房 里 叫 个 把 三 陪 妞 儿 的 也 好 方 便 些 。 哎 哎 , 客 官 , 莫 论 国 事 啊 , 快 住 嘴 。

    十 里 秦 淮 岂 止 是 夫 子 庙 的 这 一 小 段 ? 更 何 况 , “ 十 里 ” 只 是 个 说 顺 嘴 了 的 整 量 词 , 老 南 京 的 秦 淮 河 流 域 , 何 止 是 这 区 区 十 里 ! 整 个 南 京 城 里 那 蜿 蜒 回 环 的 河 道 , 其 实 都 算 是 秦 淮 河 或 秦 淮 支 河 。 今 天 能 在 苏 州 看 得 到 的 “ 河 房 ” , 昔 日 的 南 京 到 处 都 是 , 江 南 水 乡 并 非 只 是 苏 州 专 美 。 南 京 拥 有 过 比 苏 州 辉 煌 得 多 的 昨 天 和 前 天 , 只 是 苏 州 在 发 展 的 时 候 , 没 有 把 河 道 和 曲 拱 桥 给 毁 了 , 而 南 京 则 过 多 地 放 任 了 事 物 发 展 中 的 自 生 自 灭 , 结 果 , 南 京 把 许 多 好 东 西 都 留 给 了 昨 天 。

    沿 秦 淮 支 河 向 东 , 就 到 了 浮 桥 了 。 桥 上 的 奠 基 石 说 明 这 桥 是 五 二 年 拓 建 的 , 最 早 的 时 候 , 这 里 的 确 是 河 上 的 一 座 浮 桥 , 国 民 政 府 定 都 南 京 后 , 才 把 浮 桥 改 成 了 石 桥 , 而 桥 的 名 字 就 一 直 沿 用 了 下 来 。 六 六 年 发 疯 那 会 儿 , 这 奠 基 石 被 水 泥 涂 掉 , 用 红 漆 写 上 “ 红 桥 ” 两 个 大 字 。 当 然 了 , 这 和 北 京 王 府 井 大 街 改 成 马 恩 列 斯 大 街 一 样 , 都 不 长 久 。 这 倒 不 是 说 人 民 不 够 革 命 不 愿 接 受 新 玩 艺 儿 , 最 主 要 的 原 因 恐 怕 是 邮 局 的 革 命 群 众 一 夜 之 间 不 知 道 把 那 些 革 命 人 民 寄 出 的 有 革 命 新 地 址 的 邮 件 往 哪 儿 投 了 。 有 时 碰 上 好 多 地 方 叫 同 一 个 名 儿 , 或 同 一 个 地 方 取 了 几 个 新 名 儿 , 这 就 够 好 多 人 喝 一 壶 了 。

    不 过 , 改 名 的 事 也 不 全 是 改 过 去 又 改 回 来 的 。 在 浮 桥 边 , 有 个 叫 全 福 楼 酒 家 的 饭 店 , 就 是 从 老 名 字 改 过 来 , 又 保 持 住 了 的 。 这 个 饭 店 是 五 八 年 大 跃 进 的 年 代 里 建 的 , 那 原 来 是 座 老 河 房 , 墙 壁 一 直 伸 到 河 里 , 墙 壁 与 河 岸 连 成 一 体 , 很 有 些 独 特 的 风 格 。 这 老 河 房 稍 加 粉 饰 , 挂 上 个 牌 子 就 成 饭 铺 了 , 最 早 那 牌 子 上 写 着 “ 建 立 食 堂 ” 四 个 字 。 那 明 明 是 对 外 营 业 的 饭 铺 嘛 , 干 吗 叫 食 堂 呢 ? 原 来 , 这 食 堂 是 大 跃 进 时 代 最 时 髦 的 名 词 。 那 时 , 老 百 姓 都 没 了 命 地 跟 钢 铁 元 帅 升 帐 去 了 , 锅 砸 了 铁 门 扒 了 放 到 土 高 炉 里 去 炼 。 那 太 上 老 君 炼 丹 的 时 候 , 是 由 金 银 童 子 伺 候 茶 水 的 。 这 炼 钢 铁 的 人 也 没 空 去 搞 烧 饭 之 类 的 小 事 , 就 把 这 码 子 事 儿 交 给 食 堂 去 办 了 。 故 而 , 食 堂 算 是 大 跃 进 的 鲜 花 。 开 个 饭 铺 , 取 个 吉 利 名 儿 , 有 利 于 大 发 啊 ! 这 以 后 , 生 意 肯 定 也 会 来 个 “ 大 跃 进 ” 的 。

    建 立 食 堂 一 建 立 , 生 意 真 是 不 错 。 两 分 钱 一 个 馒 头 , 两 分 五 一 个 花 卷 , 小 笼 包 子 四 个 才 九 分 钱 。 这 儿 卖 的 小 笼 包 子 皮 薄 馅 大 , 一 咬 一 包 卤 。 到 了 星 期 天 , 打 发 小 崽 子 最 好 的 办 法 就 是 拉 到 建 立 食 堂 去 , 塞 几 个 小 笼 包 子 , 管 保 他 老 老 实 实 自 己 玩 一 天 , 否 则 下 星 期 就 看 别 人 吃 。 这 儿 的 小 笼 包 子 是 南 京 做 得 最 好 的 。 是 真 的 吗 ? 当 然 啦 , 半 句 假 话 都 没 有 。 这 活 计 , 最 讲 究 的 是 打 馅 子 。 南 京 城 里 蒸 小 包 子 的 不 少 , 但 象 建 立 食 堂 蒸 出 来 的 这 样 卤 大 又 不 腻 , 吸 完 一 包 卤 还 留 一 块 大 肉 馅 的 , 还 真 没 有 ! 打 肉 馅 儿 是 刘 师 傅 的 绝 活 儿 , 东 西 就 那 么 几 样 , 别 人 就 拿 不 出 这 水 平 。 按 老 刘 师 傅 自 己 的 话 说 , 他 是 南 京 城 里 仅 存 的 小 笼 包 子 师 傅 。

    三 七 年 日 本 鬼 子 打 南 京 , 中 国 军 队 没 能 守 住 , 南 京 被 攻 陷 了 。 鬼 子 进 城 后 , 烧 杀 奸 抢 无 恶 不 作 , 在 南 京 杀 了 三 十 几 万 人 , 老 南 京 人 都 被 杀 光 了 。 刘 师 傅 住 的 地 方 也 去 了 日 本 鬼 子 , 把 周 围 人 全 杀 了 。 刘 师 傅 因 为 躲 在 一 个 土 洞 里 , 才 没 让 鬼 子 发 现 , 捡 了 一 条 命 。 他 靠 邻 居 家 的 两 大 缸 腌 菜 充 饥 , 躲 了 不 知 多 少 日 子 , 总 算 是 活 了 下 来 。 打 那 以 后 , 刘 师 傅 坚 决 不 吃 腌 菜 。 入 冬 前 , 南 京 家 家 户 户 有 腌 菜 的 习 惯 , 一 到 这 日 子 , 刘 师 傅 就 会 骂 骂 咧 咧 的 , 仔 细 听 , 你 就 知 道 是 骂 日 本 人 。 象 这 样 的 中 国 老 人 都 恨 透 了 日 本 人 。 有 一 次 , 老 胡 喝 醉 了 , 大 开 口 邀 请 了 三 千 日 本 鸟 男 女 来 玩 , 说 是 搞 中 日 青 年 大 联 欢 , 刘 师 傅 一 听 , 这 个 骂 呀 ! 说 联 他 妈 大 腿 欢 , 老 子 到 江 东 门 把 那 三 十 万 冤 魂 全 叫 来 跟 你 奶 奶 小 日 本 联 欢 。 有 的 领 导 批 评 他 是 干 扰 大 方 向 , 可 老 刘 就 楞 是 不 认 那 个 邪 , 还 是 天 天 骂 。 在 那 三 千 鬼 子 男 女 到 南 京 前 , 南 京 公 安 局 的 “ 老 扳 子 ” 们 挨 家 挨 户 地 把 猎 枪 全 收 去 暂 时 保 管 , 连 打 麻 雀 的 气 枪 也 不 放 过 。 最 后 , 刘 师 傅 骂 的 时 候 说 , 老 扳 子 应 该 来 把 我 的 剁 肉 刀 也 收 走 。 骂 归 骂 , 老 百 姓 的 骂 没 能 阻 止 那 三 千 鬼 子 男 女 来 吃 喝 玩 乐 。 吃 饱 了 , 玩 够 了 , 就 走 了 。 回 去 还 不 知 怎 么 骂 南 京 人 冤 大 头 呢 !

    这 事 儿 , 那 事 儿 , 不 管 什 么 事 儿 , 老 百 姓 的 日 子 还 得 接 着 过 。 建 立 食 堂 凭 着 价 廉 物 美 , 在 浮 桥 边 办 得 一 直 很 红 火 。 到 文 革 后 , 由 于 建 立 这 个 名 字 不 算 四 旧 , 所 以 没 和 那 浮 桥 红 桥 掺 和 到 一 块 儿 去 把 名 字 改 来 改 去 。 后 来 , 不 知 哪 一 天 , 这 食 堂 的 头 儿 觉 得 老 那 么 食 堂 食 堂 地 叫 , 把 身 份 给 叫 低 了 。 改 ! 把 建 立 食 堂 给 改 成 了 “ 安 源 饭 店 ” 。 安 源 是 个 煤 矿 , 干 吗 给 拉 到 南 京 来 作 饭 店 名 呢 ? 要 说 这 个 事 , 就 必 须 说 一 说 几 十 年 前 的 安 源 暴 动 。 听 说 过 这 事 吧 ? 没 有 ? 不 知 道 是 谁 领 的 头 ? 这 不 要 紧 , 去 翻 一 下 六 十 年 代 早 期 出 的 一 部 小 说 叫 《 鼓 山 风 雷 》 的 , 你 就 知 道 在 安 源 领 头 闹 事 的 叫 少 华 。 嘿 嘿 , 那 是 隐 语 , 其 实 是 说 少 奇 。 到 了 六 十 年 代 后 期 , 这 个 叫 少 奇 的 成 了 大 叛 徒 大 内 奸 大 工 贼 。 这 样 一 来 , 有 些 事 就 得 跟 着 改 , 你 想 那 内 奸 工 贼 怎 么 能 领 着 工 人 闹 暴 动 呢 ? 想 往 叛 徒 脸 上 贴 金 ? 呸 , 痴 心 妄 想 ! 紧 接 着 就 改 成 了 说 是 毛 爷 爷 领 的 头 , 又 有 人 画 了 巨 幅 油 画 《 毛 主 席 去 安 源 》 , 这 是 恐 口 无 凭 有 画 为 证 , 为 此 还 发 行 了 纪 念 邮 票 。 邮 票 由 于 票 面 不 够 大 , 只 把 画 儿 印 上 去 就 算 了 , 而 两 毛 一 张 的 宝 像 的 下 面 有 一 行 小 字 , 说 是 : 毛 爷 爷 风 尘 朴 朴 来 到 安 源 , 亲 手 点 燃 了 安 源 煤 矿 工 人 斗 争 的 革 命 烈 火 。 打 那 以 后 , 凡 是 一 说 安 源 两 字 就 让 人 觉 得 特 革 命 。

    过 去 说 , 毛 爷 爷 是 在 湖 南 搞 农 民 运 动 , 领 头 闹 了 秋 收 起 义 。 经 过 那 幅 画 的 出 版 , 安 源 的 事 儿 也 归 毛 爷 爷 了 。 还 有 个 歌 是 这 么 唱 来 着 :

        毛 主 席 铺 下 革 命 轨
        时 代 列 车 我 们 开
        南 湖 的 水   安 源 的 煤
        韶 山 红 日 暖 胸 怀
        汽 笛 一 声 天 地 动
        车 轮 转 出 新 世 界

    听 见 了 ? 又 是 和 安 源 联 上 的 。 既 然 安 源 这 么 革 命 , 建 立 食 堂 改 个 安 源 饭 店 , 没 准 儿 以 后 烧 煤 的 问 题 就 迎 刃 而 解 了 。

    改 用 安 源 的 煤 蒸 包 子 了 , 这 儿 小 笼 包 子 的 名 气 也 越 来 越 大 了 。 有 一 回 , 柬 埔 寨 爱 国 阵 线 特 使 英 萨 利 到 南 京 访 问 , 带 了 一 个 大 代 表 团 , 那 一 大 帮 子 全 是 从 反 美 救 国 斗 争 第 一 线 来 的 英 雄 们 。 那 年 头 儿 , 凡 是 从 印 度 支 那 三 国 越 南 老 ( 扌 过 ) 柬 埔 寨 来 的 , 哪 怕 是 毛 毛 虫 , 也 是 了 不 得 的 贵 宾 。 那 会 儿 吹 的 是 “ 国 家 要 独 立 , 民 族 要 解 放 , 人 民 要 革 命 ” 是 不 可 阻 挡 的 历 史 洪 流 , 这 些 毛 毛 虫 就 是 代 表 了 这 洪 流 的 贵 宾 。 这 几 个 贵 宾 跑 南 京 来 干 什 么 来 了 ? 说 穿 了 , 是 打 牙 祭 来 了 。 那 印 支 三 国 跟 老 美 打 了 十 年 仗 , 坛 坛 罐 罐 全 砸 烂 了 , 没 吃 的 , 一 个 个 饿 得 精 瘦 。 一 跑 到 唇 齿 相 依 的 大 后 方 来 , 那 还 不 放 开 了 猛 肿 ? ( 肿 , 南 京 土 话 , 放 开 肚 子 猛 吃 的 意 思 )

    那 老 挝 人 民 解 放 阵 线 的 凯 山 丰 威 汉 和 苏 发 努 逢 一 次 去 苏 联 访 问 要 钱 , 回 国 前 , 路 过 中 国 又 要 钱 。 他 们 一 下 飞 机 就 嚷 嚷 在 苏 联 没 吃 饱 , 说 每 顿 只 有 四 五 片 马 肉 外 加 几 张 菜 叶 子 就 打 发 了 。 苏 联 老 毛 子 还 猛 劲 儿 给 他 们 灌 伏 特 加 , 这 肚 子 本 来 就 是 空 的 , 再 灌 那 么 些 老 烧 酒 , 弄 得 他 们 顶 不 住 了 。 实 际 上 , 人 家 苏 联 老 毛 子 给 的 不 是 马 肉 , 那 是 上 好 的 牛 肉 , 赖 肉 哪 能 切 得 那 么 薄 ? 四 五 片 牛 肉 是 少 了 点 儿 , 但 勃 涅 日 列 夫 同 志 在 减 肥 , 当 然 不 能 上 太 多 的 高 脂 高 热 食 品 了 。 中 国 方 面 知 道 这 些 议 论 后 , 就 对 陪 同 的 几 位 下 了 指 示 , 说 : 印 支 的 同 志 们 都 是 从 战 争 第 一 线 来 的 , 那 里 的 斗 争 极 其 艰 苦 。 到 了 中 国 , 就 是 到 了 他 们 的 可 靠 后 方 , 到 了 家 , 我 们 一 定 要 照 顾 他 们 吃 好 吃 饱 。 不 要 用 我 们 自 己 的 情 况 去 衡 量 他 们 的 胃 口 , 要 绝 对 保 证 他 们 吃 饱 ! 都 是 自 己 的 同 志 , 不 用 搞 很 多 的 山 珍 海 味 , 要 多 上 肉 类 , 量 要 足 够 。 当 天 晚 上 吃 饭 , 上 了 十 二 道 菜 , 全 是 大 荤 , 中 国 陪 同 那 几 位 , 筷 子 点 了 两 下 子 就 饱 了 , 凯 山 丰 威 汉 那 几 个 把 十 二 道 菜 全 扫 了 个 精 光 。 中 国 陪 同 问 : 吃 饱 了 吗 ? 答 : 这 回 饱 了 。 又 问 : 再 来 点 别 的 好 吗 ? 比 如 来 点 牛 肉 面 ? 答 : 好 好 好 。 于 是 厨 房 又 马 上 烧 了 一 脸 盆 的 牛 肉 面 , 哪 知 这 三 五 个 人 又 把 一 脸 盆 的 牛 肉 面 全 吃 了 。 吓 得 服 务 员 在 外 面 直 伸 舌 头 , 说 这 几 位 外 宾 怎 么 这 么 能 吃 呀 ? 该 不 会 撑 着 吧 ?

    由 英 萨 利 带 队 跑 南 京 的 , 比 凯 山 丰 威 汉 饿 得 更 狠 。 到 南 京 后 , 江 苏 省 负 责 接 待 的 人 立 即 安 排 安 源 饭 店 的 刘 师 傅 去 给 他 们 上 小 笼 包 子 。 南 京 高 级 饭 店 酒 家 多 得 是 , 为 什 么 点 刘 师 傅 的 将 呢 ? 上 面 说 了 , 他 是 鬼 子 在 南 京 大 屠 杀 后 仅 存 的 正 宗 南 京 包 子 师 傅 , 别 人 都 搞 不 出 他 那 个 南 京 味 儿 来 。 另 外 , 刘 师 傅 手 上 玩 出 来 的 小 包 子 是 一 个 包 子 二 十 一 个 褶 , 不 会 多 也 不 会 少 , 而 且 包 子 的 肚 脐 溜 圆 又 被 面 皮 封 上 , 这 样 小 包 子 蒸 出 来 后 , 不 跑 气 , 不 走 卤 。 给 英 萨 利 上 小 笼 包 子 后 , 那 帮 老 小 子 一 吃 就 上 瘾 了 。 十 二 个 包 子 放 一 屉 子 , 他 们 每 个 人 都 吃 空 了 一 大 摞 蒸 笼 屉 子 。 英 萨 利 在 南 京 玩 了 好 多 天 , 又 访 问 部 队 , 又 参 观 兵 工 厂 , 把 南 京 好 吃 的 全 嚼 了 一 遍 。 临 走 时 他 说 , 这 南 京 的 小 笼 包 子 最 好 吃 。 安 源 饭 店 的 小 笼 包 子 由 此 而 名 扬 天 下 。

    到 日 子 过 得 好 一 些 了 , 大 家 又 忙 着 改 名 了 , 这 回 是 小 改 大 。 中 专 改 学 院 , 学 院 改 大 学 。 安 源 饭 店 名 气 这 么 大 , 就 借 此 势 头 改 成 了 “ 全 福 楼 酒 家 ” 。 从 建 立 食 堂 , 安 源 饭 店 到 全 福 楼 酒 家 , 一 步 一 个 脚 印 , 没 象 红 桥 浮 桥 那 样 走 回 头 路 。 同 时 这 日 子 也 过 去 了 三 四 十 年 , 刘 师 傅 打 不 动 肉 馅 捻 不 动 包 子 了 , 就 退 休 了 。 可 每 次 路 过 浮 桥 时 , 却 还 是 能 闻 到 小 笼 包 子 香 , 总 想 着 再 去 咬 一 口 那 二 十 一 个 褶 拥 着 圆 圆 肚 脐 的 小 笼 包 子 。

( 一 九 九 九 年 一 月 于 美 东 ) ■


主页 现场@老吴⊙岗子村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