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老吴⊙岗子村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老吴⊙岗子村

进香河(之六)

    在 进 香 河 东 面 不 远 , 有 一 条 也 是 南 北 流 向 的 小 河 , 叫 珍 珠 河 。 这 条 河 平 时 的 水 位 不 高 , 只 有 到 了 夏 天 暴 雨 连 天 的 时 候 , 这 河 的 水 位 才 高 起 来 。 原 因 是 , 在 上 游 的 玄 武 湖 开 闸 放 水 了 。 玄 武 湖 里 的 鱼 很 多 , 所 以 通 往 珍 珠 河 的 放 水 闸 门 前 , 有 一 个 挡 鱼 的 铁 网 。 可 这 网 的 年 代 久 了 , 锈 蚀 得 厉 害 , 有 不 少 大 窟 隆 。 一 到 放 水 的 时 候 , 那 些 鱼 儿 都 顺 着 水 流 , 钻 过 那 些 窟 隆 向 外 逃 去 。 在 这 种 季 节 里 , 沿 着 珍 珠 河 , 总 会 有 不 少 人 架 起 渔 网 , 去 围 堵 那 些 从 玄 武 湖 里 逃 脱 出 来 的 鱼 儿 。 一 网 拉 起 , 收 获 的 鱼 儿 有 大 有 小 。 那 些 小 毛 毫 子 ( 南 京 话 , 很 小 的 鱼 ) 就 是 五 分 钱 一 堆 的 猫 鱼 , 放 到 地 摊 上 等 着 谁 买 回 去 给 家 里 的 猫 改 善 伙 食 。 而 那 几 条 个 头 大 的 , 就 将 是 餐 桌 上 的 众 筷 之 的 了 。

    珍 珠 桥 是 河 上 的 一 座 石 桥 , 桥 边 的 北 京 东 路 上 种 着 两 排 樱 花 树 。 每 到 春 天 , 那 如 云 的 樱 花 便 会 毫 无 顾 忌 地 绽 放 在 枝 头 。 不 论 是 周 围 吹 着 大 跃 进 的 号 角 , 还 是 擂 着 文 化 大 革 命 的 战 鼓 , 这 些 花 儿 都 在 这 个 时 候 到 来 , 穿 着 那 不 褪 色 的 淡 粉 衣 裳 , 在 微 风 中 扭 着 腰 肢 , 向 离 得 不 远 的 雪 松 们 打 招 呼 。 等 到 花 儿 在 枝 上 站 累 了 , 随 风 飘 到 珍 珠 河 里 去 的 时 候 , 路 边 和 平 公 园 里 的 草 地 就 该 返 青 了 。

    和 平 公 园 的 一 角 , 有 一 尊 七 十 年 代 末 建 的 雕 塑 , 叫 “ 和 平 ” 。 那 是 一 位 身 着 中 式 衣 衫 的 姑 娘 , 端 坐 着 与 几 只 鸽 子 在 嬉 戏 。 同 样 的 另 一 尊 , 作 为 中 国 人 民 希 望 中 日 不 再 战 的 象 征 , 被 送 到 了 日 本 。 但 听 说 她 去 了 不 久 , 被 鬼 子 后 代 们 淋 上 了 油 漆 , 真 是 委 曲 了 这 位 永 远 年 轻 的 中 国 姑 娘 。 要 是 以 为 和 平 公 园 是 因 为 那 雕 塑 而 得 名 , 那 就 错 了 。 五 十 年 代 末 , 那 街 转 角 的 地 方 , 建 起 了 “ 和 平 商 店 ” 。 这 个 店 家 , 最 早 时 只 是 个 合 作 社 。 当 然 了 , 不 是 农 村 的 那 种 后 来 进 化 成 为 人 民 公 社 的 合 作 社 。 那 是 把 一 批 原 来 挑 高 箩 走 街 串 巷 的 游 贩 们 拢 到 一 起 , 把 他 们 的 资 金 凑 起 来 , 建 了 一 个 集 体 所 有 制 的 固 定 商 店 。 后 来 这 个 商 店 的 生 意 做 大 了 , 成 了 “ 和 平 百 货 商 店 ” 。

    商 店 的 旧 址 , 是 个 低 矮 的 土 地 庙 。 这 个 没 有 什 么 香 火 的 土 地 庙 , 在 大 跃 进 那 火 红 的 年 代 里 被 推 倒 了 。 代 之 而 来 的 是 买 卖 公 平 的 和 平 商 店 , 这 应 该 算 是 土 地 庙 得 到 了 新 生 。 当 时 , 周 围 的 百 姓 都 住 在 低 矮 的 小 房 子 里 , 他 们 都 把 这 个 新 建 的 商 店 称 之 为 和 平 大 楼 。 由 于 此 地 紧 靠 南 京 市 政 府 , 市 府 职 工 宿 舍 都 离 得 不 远 , 这 大 概 算 是 地 利 吧 , 所 以 商 店 里 经 常 可 以 买 到 别 处 没 有 的 紧 俏 商 品 , 边 上 的 和 平 粮 站 及 和 平 菜 场 都 因 此 而 品 种 特 别 丰 富 。

    南 京 市 政 府 的 大 院 , 在 一 九 四 九 年 前 是 旧 国 民 政 府 的 五 院 ( 行 政 立 法 司 法 考 试 监 察 ) 之 一 的 监 察 院 所 在 地 。 其 大 门 是 典 型 的 中 式 建 筑 , 琉 璃 飞 沿 下 的 三 个 拱 门 洞 边 , 立 着 张 嘴 露 齿 脚 踏 火 球 的 石 狮 子 。 三 十 六 颗 门 钉 的 红 漆 大 门 告 诉 人 们 , 这 儿 不 是 个 寻 常 的 所 在 。 院 内 房 屋 都 是 格 式 划 一 的 琉 璃 瓦 仿 古 建 筑 。 这 些 建 筑 周 围 , 四 季 鲜 花 锦 簇 , 终 年 松 柏 环 抱 。

    旧 监 察 院 没 能 闹 清 楚 国 库 的 钱 怎 么 都 改 了 私 姓 , 溜 走 了 。 结 果 整 个 旧 国 民 政 府 因 此 而 腐 败 透 顶 丧 尽 民 心 , 从 而 垮 掉 了 。 于 是 , 监 察 院 接 到 了 搬 迁 令 , 先 到 广 州 , 又 到 台 湾 。 接 下 来 , 这 院 子 就 改 成 了 刘 伯 承 的 军 管 会 , 此 后 又 挂 上 了 南 京 市 人 民 政 府 的 牌 子 。 在 中 共 党 员 公 开 身 份 后 , 这 里 又 加 挂 了 中 共 南 京 市 委 员 会 的 牌 子 。 刘 伯 承 当 南 京 市 长 的 时 候 , 他 的 办 公 室 就 设 在 这 个 院 子 靠 古 城 墙 边 的 一 座 房 子 里 。 后 来 , 他 兼 任 了 南 京 军 事 学 院 院 长 , 有 关 南 京 市 的 政 务 , 实 际 上 已 经 移 交 了 , 不 久 他 就 到 北 京 去 任 职 了 。

    南 京 市 政 府 的 大 院 一 直 是 平 静 的 , 没 有 什 么 特 别 的 波 澜 起 伏 。 有 的 , 只 是 些 悄 悄 的 人 事 变 动 , 这 些 都 不 影 响 机 构 的 日 常 运 转 。 在 一 九 六 七 年 一 月 廿 六 日 的 凌 晨 , 这 门 口 的 石 狮 子 冻 得 闭 上 了 眼 睛 打 瞌 睡 , 那 镶 了 三 十 六 颗 门 钉 的 红 漆 大 门 也 盼 着 太 阳 早 些 升 起 , 以 便 驱 走 街 头 的 凝 霜 , 然 而 大 院 墙 外 的 一 片 嘈 杂 声 , 扰 乱 了 石 狮 子 的 梦 境 。 平 日 威 风 凛 凛 的 院 墙 被 架 上 了 梯 子 , 一 帮 不 要 命 的 小 子 们 爬 过 墙 头 , 冲 向 市 府 办 公 室 , 把 几 颗 铜 印 全 捋 走 了 。 在 北 京 西 路 上 的 江 苏 省 委 和 省 政 府 机 构 也 遭 到 了 同 样 的 命 运 。 这 就 是 南 京 的 一 二 六 夺 权 , 有 人 也 叫 它 一 二 六 抢 印 。 这 是 继 上 海 的 “ 一 月 革 命 ” 砸 了 上 海 市 委 市 政 府 后 , 江 苏 南 京 发 生 的 连 锁 反 应 , 南 京 市 政 府 得 到 了 新 生 。 紧 接 着 , 石 狮 子 被 当 作 封 资 修 的 臭 玩 艺 儿 , 被 扔 进 了 地 下 室 , 坐 了 好 几 年 地 牢 。 石 狮 子 在 地 牢 里 做 恶 梦 的 时 候 , 南 京 的 老 百 姓 也 一 起 做 了 十 年 “ 疯 梦 ” 。

    疯 什 么 呢 ? 抓 几 个 人 来 斗 斗 算 是 发 小 疯 , 文 攻 武 卫 闹 些 乱 子 算 中 疯 , 打 打 杀 杀 死 个 把 人 的 事 儿 算 大 疯 。 不 过 还 有 另 一 类 的 疯 。 到 了 一 九 六 七 年 的 一 天 , 南 京 的 百 姓 敲 锣 打 鼓 地 在 鼓 楼 广 场 疯 了 大 半 天 , 又 跑 到 那 石 狮 子 原 来 呆 的 地 方 , 劈 里 啪 啦 地 放 鞭 炮 炸 天 地 响 , 有 个 据 说 是 中 央 新 闻 电 影 制 片 厂 来 的 人 , 把 人 们 在 那 儿 发 疯 的 场 面 全 拍 了 下 来 。 他 们 拉 着 个 写 着 “ 革 命 委 员 会 好 ” 的 巨 幅 幌 子 , 举 着 个 红 缎 花 儿 装 饰 着 的 “ 南 京 市 革 命 委 员 会 ” 牌 子 , 欢 天 喜 地 地 把 牌 子 挂 到 那 红 漆 门 边 。 那 幌 子 上 写 的 “ 革 命 委 员 会 好 ” , 有 人 说 是 最 高 指 示 。 这 实 际 上 是 个 以 讹 传 讹 的 谬 误 。 在 上 海 把 “ 新 生 的 红 色 政 权 ” 叫 作 “ 上 海 人 民 公 社 ” 后 , 毛 爷 爷 怕 跟 农 村 的 人 民 公 社 弄 得 概 念 不 清 , 就 下 了 个 最 高 指 示 , 说 “ 新 建 立 的 权 力 机 构 要 实 行 老 中 青 革 命 的 三 结 合 , 这 样 的 权 力 机 构 叫 革 命 委 员 会 好 。 ” 可 不 知 哪 个 智 商 特 高 的 王 八 蛋 , 把 最 高 指 示 断 章 取 义 , 说 成 是 “ 革 命 委 员 会 好 ” 。 这 真 是 把 毛 爷 爷 的 “ 水 瓶 ” 解 释 成 了 “ 茶 杯 ” , 糟 蹋 了 最 高 指 示 。

    在 和 平 商 店 还 没 建 , 土 地 庙 还 没 推 倒 之 前 , 这 里 曾 有 一 条 小 铁 路 。 是 那 种 比 标 准 轨 宽 窄 一 点 , 上 面 跑 小 火 车 的 。 这 小 火 车 南 起 中 华 门 , 北 经 丁 家 桥 至 下 关 , 穿 过 整 个 南 京 城 , 是 南 京 当 时 陆 上 交 通 的 主 干 线 。 小 铁 路 与 珍 珠 河 平 行 , 在 离 土 地 庙 不 远 的 地 方 拐 向 北 极 阁 山 脚 下 , 绕 山 再 向 北 去 。 每 小 时 一 趟 的 小 火 车 , 成 了 中 央 大 学 及 后 来 的 南 京 工 学 院 学 生 们 计 时 的 方 法 。 要 是 谁 晚 上 失 眠 了 , 第 二 天 会 说 , 昨 晚 过 了 三 趟 小 火 车 都 还 没 睡 着 。 这 小 铁 路 拆 了 以 后 , 改 建 成 了 宽 阔 的 太 平 路 。 路 边 冬 青 围 着 龙 柏 , 后 排 衬 着 薄 壳 砂 核 桃 树 , 是 南 京 一 条 很 有 特 色 的 街 道 。 老 百 姓 习 惯 地 叫 它 “ 新 马 路 ” 。

    小 火 车 在 如 今 和 平 公 园 附 近 有 个 车 站 , 坐 车 的 人 到 站 后 会 说 “ 方 塔 ” 到 了 。 这 塔 是 当 年 为 纪 念 一 位 殉 职 的 监 察 院 卫 士 而 建 的 。 殉 职 ? 为 什 么 事 ? 这 好 象 已 经 不 重 要 了 。 星 移 斗 转 , 日 月 穿 梭 , 几 十 年 的 时 间 一 眨 眼 就 过 去 了 。 不 是 说 “ 三 十 八 年 过 去 , 弹 指 一 挥 间 ” 嘛 , 这 塔 最 多 也 只 有 “ 两 挥 间 ” 的 历 史 。 早 先 , 这 个 塔 是 允 许 游 人 扶 梯 攀 登 的 。 走 到 塔 的 顶 层 , 四 下 望 去 , 确 有 一 种 心 旷 神 怡 的 感 觉 。 到 了 六 十 年 代 , 这 塔 的 梯 子 就 被 封 掉 了 。 游 人 们 只 能 在 塔 下 仰 望 一 番 , 再 转 向 珍 珠 河 边 去 欣 赏 别 的 景 致 了 。

    不 知 疲 倦 的 塔 替 代 了 那 故 去 的 卫 士 , 陪 着 石 狮 子 在 红 漆 门 前 , 迎 来 了 无 数 次 的 日 月 东 升 , 又 目 送 它 们 西 落 。 小 铁 路 拆 掉 了 , 太 平 路 建 成 了 。 路 上 的 汽 车 从 老 式 的 美 国 道 奇 , 变 成 了 解 放 , 又 换 了 各 种 各 样 的 新 型 号 。 这 世 界 一 直 在 变 , 可 有 些 印 在 人 们 心 底 的 东 西 却 是 不 变 的 。 这 和 平 公 园 的 塔 , 好 象 就 是 其 中 之 一 吧 !

( 一 九 九 九 年 二 月 于 美 东 )■


主页 现场@老吴⊙岗子村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