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老吴⊙岗子村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老吴⊙岗子村

进香河(之八)

  进香河上原来有好多桥,有的只能走人,有的还能行车。象“石婆婆桥”就是一座木结构的小桥,桥头有几个拦马桩,那是只许走人的桥。往下游再走几步,便是“大石桥”了,这是一座名符其实的石头桥,既能走人,又能行车。大家知道,凡是交通便利的地方,商业往往也发达。大石桥上的车水马龙,给桥边带来了许多商机。

  桥东,是旧中央大学校本部,后来演变成了东南大学。学校边的成贤街,是旧日南京的主要街道之一。连接成贤街和大石桥的,是一条叫四牌楼的路。传说,在大石桥旁,的确有过一个木头牌楼。至于牌楼的匾额上写过什么,已经没有人记得了。据那些几十年前在牌楼下摆过地摊的老人们说,那牌楼上的字,个个都有斗大。桥边有过一个专门靠代人写信赚两个小钱的老先生,在他高兴的时候,会摇头晃脑地向身边那些目不识丁的摊贩们“讲解”一下那几个字的“伟大意义”。可惜的是,他没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所以,当进香河被埋到了地下,大石桥被拆,牌楼被掀掉后,摊贩们不仅把那伟大意义给忘了,连到底写的是什么字都没记住。那片曾经繁华过的地段,只剩下个“大石桥”的地名,被铭刻在街转角的路牌上。当你前去向那路牌询问大石桥的往昔,它会告诉你:过去的就过去啦,你还问那些干啥?

  大概算是破旧立新吧,在埋河拆桥掀牌楼的时候,桥东的那所学校也被改名为南京工学院。现在的学生,上课吃饭睡觉统统都由学校管。可从前,学校就是学校,只管教书,不管吃饭那些零碎事。但学生们都是人呀,民以食为天嘛!学校不管做饭的事,这事就得有其他人来管。于是,四牌楼一带开满了一家接一家的小饭铺子。学生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经济状况,或按照自己当天的情绪,选个饭铺去解决肚子问题。有人喜欢挨家挨铺地吃过去,尝遍五湖四海的味道。有人愿意在一家饭铺当个老主顾,让铺子老板给点小优惠。从四牌楼起到沙塘园的那一片,是饭铺区。有的学生手上没钱了,一些愿意给赊帐的小老板会同意学生先吃,以后有钱了再消帐。这种建立在相互信任基础上的赊欠关系,就跟现在的信用卡差不多。有个中央大学的学生,念书时很穷,但书念得很好,他每次吃饭都到同一个小饭铺去。他告诉老板,他手上没有钱,但以后会赚大钱的。于是老板和他达成了协议,供他免费吃饭,等这个学生将来发了财,再来还饭钱。这实际上也是一种广告,结果这家饭铺的生意出奇地好。日子过得很快,那个学生毕业了,但仍然是两手空空地去向饭铺老板辞行,说是要去捞世界了。终于有一天,那个学生又回来了,递给小老板一封银元,算是加倍报答饭铺老板在当年那些贫穷的日子里给他的帮助。其实,小老板给那穷学生免费用餐,只是少赚了几个小钱,但他没想到成全了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给了一封银元,那个学生觉得意犹未了,就跟饭铺老板说:你这么起早贪黑地做吃做喝太辛苦了,我来给你指一条康庄大道吧。那学生是学机械的,他知道当时南京机械切削加工只有一些锋钢刀具,对某些较硬的工件无法加工。因此,他建议饭铺老板用那封银元去买些钨钢刀具,搞刀具出租。谁要用,就来借,再付租金。结果这个钨钢刀具出租的生意使这个小老板成了南京城里颇有名气的“钨钢王”。等到公私合营的时候,钨钢王手上的几把钨钢刀具折成了一大笔资金,他光吃定息就能把日子过得很好了。钨钢王的刀具归入了公私合营后的一家工厂,他本人也进厂当了工人,每月拿三十元钱工资,在厂里又当了伙头军。

  拿工资加定息,钨钢王的日子过得溜极了。不久,又添了两个儿子。在文革中,这两个小子中学毕业的时候,那“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最高指示叫得震天介响,那“老三届”是一片红统统下乡,再后面几届是“两丁抽一”,钨钢王的小儿子就这样到了南京近郊仙鹤门附近的红旗农牧场去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了。

  那仙鹤门是南京的外城门之一。南京的城墙有内城和外城之分,城门也有内十门和外十门。平时人们见到的南京城墙实际上是南京的内城墙。那么南京的外城又是怎么回事呢?

  刘伯温筑南京城墙时,在选太平门址的时候,把紫金山围在了城墙之外。燕王对太祖说,如果有人攻城时把炮架在紫金山上,这太平门就难守了。明太祖一想有理,于是又命加筑南京外城,以期把紫金山和一些其它的制高点都围在南京的外城内。可是,外城没筑完,明太祖就归天了。燕王破南京,称帝后改都北京,南京的外城就没有再筑的必要了。所以,南京的外城是个没有完成的工程。尽管如此,那筑了一半的南京外城仍然留下了沿用至今的城门名。象麒麟门、仙鹤门、尧化门都是绕紫金山所筑的南京外城的城门。

  尧化门座落在紫金山脚下,由于汲取了筑内城的教训,那尧化门外是一片平川,后来那里种了果树,变成了“尧辰果场”。出产各种“蟠桃”(实际上是叫盘桃,一种略扁的水蜜桃)。这些盘桃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是贡品,先是让老蒋那一大家子嚼,往后又向北京运,平头百姓压根儿就不知道南京还产这种稀奇玩艺儿。

  尧化门火车站是沪宁线上的大编组站,交通很方便。在南京金陵石化公司大发展的时候,看上了这片交通便捷、地价又便宜的地方,于是放开肚皮吃了许多地进去。在此周围建了诸如烷基苯厂、石化建筑公司等下属工厂和机构。这样,每天早上,都有通勤火车把工人们从南京城里载到此,傍晚再把他们载回南京市区。这种通勤火车允许自行车上下,对于人们来说十分方便。随着工厂及机构的建设和发展,尧化门地区渐渐地成了一片兴旺的工业区。当地种桃子的果农们都随着征地砍树,进工厂当了工人。那种一拿一手毛,一咬蜜一包的盘桃就慢慢消失了。

  尧化门只留下了个地名,当年的城门早就不知成了哪家的房基砖了,今天的南京人也很少提起或知道这紫金山外的南京外城了。麒麟门也是外城门之一,原来那里极为破败,不过宁沪高速公路建起来后,麒麟门又繁荣起来,又成了出入南京的门户之一。南京在变,南京的城墙却没有变。原先是城墙围着南京,后来是南京把城墙给围上了,将来还会是什么样呢?

(一九九九年八月于美东)■


主页 现场@老吴⊙岗子村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