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长篇连载: 落红浮生缘/王心丽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第 一 章
第 二 章
第 三 章
第 四 章
第 五 章
第 六 章
第 七 章
第 八 章
第 九 章
第 十 章
第 十 一 章
第 十 二 章
第 十 三 章
第 十 四 章
第 十 五 章
第 十 六 章
第 十 七 章
第 十 八 章
第 十 九 章
第 二 十 章
第 二 十 一 章
第 二 十 二 章
第 二 十 三 章
第 二 十 四 章
第 二 十 五 章
第 二 十 六 章
第 二 十 七 章
第 二 十 八 章


<内容梗概>

  1936年冬至1937年冬是本世纪中国人最仓惶的日子。商人们一面揣揣不安地谈论这日本人,谈论着战争,一面抓住最后的时机:发财的趁着乱世发财,荒淫的尽情地嫖女人,寂寞中苦守空房的女人把目光投向窗外去寻找填补空虚的情人。

  美利商行的老板穆栩园自从十年前那场大病之后生意一直平平不见起色,身体也每况愈下,对女人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开始希望过平静而安逸的生活,筹划着过了夏天把少奶奶和儿子接到上海来住。这时他的生意却有了十二分的起色,于是他又把女人和儿子撇在一边豁出命来东奔西颠……

  伊人对穆栩园的怨是从她成为他的女人那一天开始的,他至今没有给她正式的名分。儿子13岁了。14年来她独自空守着幽香楼。她年轻的身体总是在等待与饥渴中煎熬,常常用虐待丫头俏俏来解心头之怨恨。在儿子小学毕业的时候,穆栩园终于同意他们母子一同到上海去住。这是她14年来天天盼望的。但此刻她悲哀地发现穆栩园的身子不中用了。她对穆栩园的渴望和幽怨顿时变成了厌恶和蔑视。正当她为自己的命运忧心忡忡的时候,她邂逅了十几年前离家出走的年轻英俊的表兄嘉树……

  和穆栩园有着多年缠绵关系的女佣何妈听说少奶奶要到上海来住,心里很是不快。她不愿和这个小女人同住在一个屋顶下。她现在是一个军官的母亲,服侍老爷是她对老爷的情分,偌要她服侍这个小女人,她是万万不情愿的。但是她在身体上已无法和少奶奶争高低了,她子宫里生了瘤子,一次房事之后下身突然大出血差一点要没命。她的儿子元昌和大小姐予美结婚十年,予美至今未生育。在穆家花园她促成了元昌和管家的女儿五妹的情缘,在短短的十天里元昌在五妹的肚子里种下了种子……

  大小姐予美坠入了东北流亡青年许仲彬的情网,穆栩园发觉后坚决反对。予美无法抗拒父亲的意志,去军营看望了元昌,希望能怀上孩子。但她又私下投资了一笔钱给许仲彬办酒厂,许仲彬携款而逃。此时予美收到了元昌的来信,得知五妹怀上了元昌的孩子……

  幽香楼管家游福子的女儿扁子十年前和老爷私通生下一女,十年来扁子一直用嫉妒的目光关注着老爷和少奶奶,暗暗地希望老爷再能给自己一次雨露滋润。正月里扁子又怀上了第三个孩子。地上的雪一化,扁子的男人又出去了。这个春天,一个神秘猛浪的男人闯进了扁子的生活。这人就是年前买进五亩良田的同时雇来的佃户麻生儿。麻生儿身体健壮,歌喉嘹亮,目光火辣辣地撩人,扁子见他第一眼就心动。麻生儿把寂寞难耐的扁子引诱进屋,按在土坯床上云雨一番,又到三十里外的小镇上杀死了扁子的男人……

  在上海,伊人的母亲阿翠在警察署李署长的庇护下做稳了“暖玉堂”的鸨母,“暖玉堂”也从原先的低级升为中级。姑娘们穿戴时髦夜夜陪着嫖客出入舞厅、音乐茶座、百货公司、电影院和高级饭店。而阿翠自己却到了女人的暮秋黄昏,面对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好日子,她时而悲哀,时而怨恨,性情越来越古怪。她把在教会学校念书的养女爱米包给了六十岁的广东富商范先生,以便尽快地收回在爱米身上的投资……

  这些纷繁杂乱的人与事都在八一三日本攻占上海之后点了个黑色的休止符。男人死的死了,走的走了,而女人还活着。



主页 现场@长篇连载: 落红浮生缘/王心丽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