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0-01-20]
·揭春雨·
乌鸦,最多只能像一群乌鸦那样飞来

  乌鸦,就是乌鸦。
  乌鸦,最多只能像一群乌鸦那样飞来,
  在那片幽黑的枯树林的上空
  扑腾,纷扰,起伏,呀呀乱叫,
  既没章法,也没有情操,只有一片杂乱的噪响,
  让缺乏意志的人心烦意乱,
  让对生活缺乏信心的人,感到不祥。

  无论为乌鸦们如何重新命名,
  无论你用诗人的歌喉,对着乌鸦们如何高声歌唱,
  乌鸦,还是乌鸦,
  乌鸦,最多只能像一群乌鸦那样飞来,
  在那片幽黑的枯树林的上空
  扑腾,纷扰,起伏,呀呀乱叫,
  对败落和死亡已久的事物,不断呼唤。

  乌鸦,就是乌鸦。
  乌鸦,最多只能像一群乌鸦那样飞来,
  在那片幽黑的枯树林的上空,
  成为黑夜的几片残余,死亡黑纱的几张小碎片,
  最多只能使人们心中低沉的天空更加低沉,
  成为这更加低沉的天空上的几个
  不规则的小黑洞,几枚黑色邪灵的象征。

  无论用什么歌喉,对乌鸦如何歌唱,
  乌鸦,依然是乌鸦,
  人们心目中对这种黑鸟的恶劣感觉,
  乌鸦的嘴巴无法改变,
  你的嘴巴,也无法改变,
  就像乌鸦黑色的羽毛,黑色的皮肉,
  黑色的心肝,你无法改变。

  无论你给乌鸦们如何重新命名,
  乌鸦,还是乌鸦,
  乌鸦,最多只能像一群乌鸦那样飞来,
  无论今天它们如何鼓噪,
  无论明天你对它们如何歌唱,
  乌鸦,还是乌鸦,
  还是不会变成人们心目中灿烂的凤凰。

  这样的事实,你无法改变,就像乌鸦黑色的羽毛,
  黑色的皮肉,黑色的心肝,你无法改变。
  乌鸦,就是乌鸦,
  乌鸦,最多只能像一群乌鸦那样飞来,
  在昏暗的枯树林的上空盘旋不已,
  无论你如何命名,如何歌唱,它们甚至
  不能变成人们所钟爱的一群不会飞的鸡!

  噢,诗人,乌鸦诗人!
  你的乌鸦,只能是乌鸦,最多也只能是乌鸦。
  乌鸦,就是乌鸦,
  乌鸦,最多只能像一群乌鸦那样飞来,
  在你的诗里盘旋,降落,呀呀乱叫,
  也在我的诗里盘旋,降落,呀呀乱叫,
  但我们谁也无法把它们还原为自然的鸟类。

(2000.1.15)■〔寄自香港〕


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