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0-09-20]
·祥 子·
看 见 了 城


  看见了城地方不大,只有东、南两条街,却通所有的地方。看见了城里的人,各色各等,但总而言之可以分为两派,“看见了”和“没看见”。“看见了”住东街,“没看见”自然就是住南街了。这东南两街交叉的地方,也就是城中心,是个最热闹的地方,因为每天“看见了”和“没看见”这两派都要来这传教,一来弘扬自己的法道,两来也看看有没有人改邪归正,弃暗投明。这玩艺,嗨!就好像赶集耍猴的一样,这个好玩!

  “看见啦!看见啦!看见啦!看见啦!看见没?!”一个“看见了”顺街丢个盒子,往起一站,就喊上了。
  “看见啦!!!”跟着来站场的一批“看见了”就齐发一声大喊。这个喊得齐自然不提,更要喊得亮,图个招人,爆场子。喊完这一声,就是一段自由发言时间。
  “这怎么看不见!这怎么看不见!我都看见了!你看见没?你看见没?”
  “你问谁?你问谁?你问我?你问我看见没?你问我看见没?!你看见了我没看见?这不他妈的骂人吗?!谁没看见?谁他妈的没看见?骂人的话嘛!早看见了!早看见了!连我家小狗子都看见了!嗨!连我家的大黄狗都看见了!都看见了!”
  “嗬!狗都看见了?狗都看见了?!听见没?狗都看见了!听听,听听,大狗小狗都看见了!妾!这还再说什么?!”
  “喂!喂!不是小狗,是我们家小狗子…”
  “小狗子都看见了不是?”
  “哪还能假?!”
  “哪就是了!都看见了!都看见了!那个谁,你接着往下说!”
  “看见了”的主讲这时就会进入正题,总归是叫人“眼睛睁大一点”之类的话。如果讲得好,就有十几号人围听。但每天自己带来的八九个人是不少的,这是个看见了城里人的公务,叫“轮听”。回去还得交学习心得,照旧是“主讲今天的这一讲令人耳目一新,好!”云云。然后,得个红星。

  “没看见”的这一拨,自然也不弱。一样地也会站街、开道场、“轮听”--“见嘛啦?见嘛啦?见嘛啦?见个鸟!”四周就哄然一阵大笑--这是“没看见”拉场子的法子。边上人要是好奇(边上人总是好奇的),就一伸头:笑什么?笑什么?得,进场子了!
  “没看见”的讲究个个人主义,不搞“主讲”,全七嘴八舌地自由发言。
  “在这城里我也算活得久了,是不是?”
  “怎么不是?!怎么不是?!您老不算活久了,哪咱就没活过!咱死人!”
  “就这话!活过来了,活得久了,活够了!再活?成人精了!我也没看见!我不管你说什么,我尿尿的时间也比他开眼的时间要长!看见什么?!看见什么啦?!看见我的尿!”哈哈哈哈哈哈哈!好!
  “黄老爹,您老这话一说,咱还讲什么?!您老没看见,咱也没看见,小李也没看见,咱仨一做证,这事法院里头也判下来啦!这叫人证!这地方还有法没?咱就让‘看见了’无法无天不成?!”
  “就这话!无法无天,还真简直是无法无天啦!没个东西,就看见了?这一城尽做梦的人啊!尽行尸走肉!这是凶兆啊,大祸要来了!醒人啦!醒人啦!”

  就这么着,每天八小时,“看见了!”“没看见!”大家轮着玩。
  这看见了城本来也不叫“看见了城”,没这么一分为二,专业传教。早先也有人卖汽水,开银行什么的。当然也有“看见了”和“没看见”这两拨人,但他们只是在街角发个传单什么的,不碍什么事。后来,不行了。传单能拉的人都拉光了,就有开讲的出来了。这一来,银行就关了门。汽水也没人卖了--凭轮听的出勤率,免费计划供应。
  这两派的开山鼻祖,已年久不可考。他们的后人,银行关门后的两、三年里也都陆续地搬走了。你若问:“看见了、没看见了什么?”你一定没见过看见了城的观光广告--“没有什么,只有看见没看见!”据说,那“看见了”派的鼻祖有句口头禅是:“我什么都见过了!”“没看见”的那位,自然也有一句:“我什么没见过!”


(1996.6)■


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