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0-11-01]
·程 波·
程波诗歌选



零:仲夏夜之梦

  天刚热起来的时候,我对自己说
  这个夏天
  无论如何 要干成两件事情。
  写一篇关于莹的小说,寄给《收获》。
  另一件是送莹乘飞机去美国。

  莹是一个好名字,
  一个漂亮的好姑娘,
  我喜欢她。
  喜欢一个人没有原因,就象
  我没有去过美国,但喜欢那里一样。
  这个夏天
  我要送我喜欢的姑娘去我喜欢的地方。

  莹会说英文、法文、德文还有西班牙文
  但从没想过离开这个城市,
  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都是因为有了我--
  我只会说带口音的汉语,写别人不爱看的汉字。

  天气越来越热,雨水也多
  事情进行得很不顺利。
  看来我得先离开我喜欢的姑娘,
  然后才好送她离开,去我喜欢的地方。
  没什么痛苦,事情很简单,不比学会五笔拆字法
  或发电子邮件更难;
  用不了纸和笔我有些不习惯,可是习惯了就好了。

  “送莹乘飞机去美国”如果在英语里
  会象一首乡村歌曲那么浪漫
  但在汉语里,它是一个文字游戏
  可以指一次一个小时的出租车程
  加上一小时的等候
  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也可以是整个夏天的奔波
  加上任何一个夜晚 留在地面的人看着天空
  很孤单。

  自然很复杂,季节的更迭
  象编辑老师的脾气一样古怪,
  干完第二件事,我回过头来对付文字
  他就变了脸孔。
  白纸成了救世主的一袭白袍
  黑字是我温柔的午夜杀手
  “没有生活”
  秋天来到的时候,收获告诉我:
  整个夏天
  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做。


一:便笺

  朋友还怎么来呀,
  告诉他一声已是梅雨季节了,
  南方的胡须在盐碱地里生长
  我得花时间照看。
  时代毕竟不同了,这一亩三分地
  丢了几次都有人捡还,
  我说谢谢,
  他们说用不着,他们说
  他们用不着。
  不管政策是否稳定
  都想种上前些年你画的长青藤,
  纠正一下色盲,唉,不行
  全赖风水不行。
  凌晨时分门铃丁冬一响,
  就带上回程的铜锁来海边
  找钥匙吧,
  收割机在库房,锈了
  展览厅的可能还好用,
  我在老地方喝啤酒,
  老得比醉得更快。


二:信笺

  我一直在想
  你
  和关于的你诗歌为何不能同时降临
  现在我觉得
  你
  在满满一瓶墨水流淌的深蓝的彼岸
  背对着什么
  腊梅花盛开了,青鸟在天空中翱翔
  血液知道一切该知道的
  像月光下光洁的大海
  在黑夜里自己对自己诉说

  黎明将至
  阳光柔软的脚
  踏上我赤裸的气息
  穿过温暖的空中楼阁的夜晚
  在不同的时间、地点
  我不停地呼唤你的名字
  暗淡的心房欲睡时开始痉挛

  白天,孩子们在暖冬嬉戏
  别人都喜欢他们;朋友是友善和无可指责的
  但在无休止的闲谈中,他们的名字
  从未被我提起--
  晶莹的东西是崇高的

  少女的悲伤
  青年人重又想起的花园
  我在那里遇见他,他问起你时
  潮水将我淹没
  我无言以对

  不再说什么了
  每个人都将度过日子,像从前一样
  最后,我只想让你知道
  如果一个人坚持漠视自己血液中
  不断重复的絮语
  这个人过得并不好


三:虚构人物或十二断章



  你匆匆经过城市街区,
  无暇目睹一场车祸的发生。
  夜半知归,十二名盛装的老派绅士
  从地图中站出来,
  他们微笑着行脱帽礼,
  还说等了你他们的一生。



  前面就是私立图书馆,
  你要撰写的乡村医生和短命赛车手的生涯
  里面都有回忆;
  多本书上记着答案
  在另一些书中的位置,
  以及注脚的十二种版本。



  你失踪在婚礼上宾客的闲谈中。
  他们谈论的是你
  在十二棵桑树交错的丛林
  丢失了指南针,却找到
  一个古典美人的往事。



  十二使徒看见了文字的失窃,
  你明明知道不管他们的事
  还是扮演了预审法官的角色,
  故事有多种讲法,上帝以德服人
  但毕竟,毕竟
  偷窥和蛊惑都是不小的罪过。

5-11

  你 、你……你啊!
 

12

  一条未走过的路 游动悬崖 滑动的门
  世界走在与十二的迷宫中
  这一点你确信无疑;
  不论谁说出真相--是优秀的诗人
  还是蹩脚的好莱坞。


四:虚构人物素描

  你醒来的过程是一系列简单动作
  串联后的慢放
  你习惯于把一切弄成仪式,
  好让许多隐秘的热情,从眼睛里
  漏到贴进后心的某个地方。
  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地里,
  你的身体正涔涔渗出陈年的液滴。
  
  食物就是食物,怎么会是书籍?
  量多的日子里,质优很重要
  但更重要的是吞食的姿势:
  细嚼慢咽虽已有悖于时代,
  却利于大脑和你
  全副武装的牙齿。
  血液的奔突节奏鲜明,
  你乐于交替扮演节欲的绅士淑女
  和一个叫饕餮的鬼畜--
  不让烟抽走你的性命,酒渴饮你器官中的水份
  不让异性吸去元阴或是元阳,
  斗室里的日子,你过得其实比浮士德博士
  更有滋味。
 
  文字生涯,无须分出阅读和写作
  对于你,词语
  与一个已不存在的存在者相比,
  更适于作为自传的名称:
  一个词语有一个词语的黑暗,
  一生的黑暗里有一个永恒的词语,
  对于使徒,是上帝抽象的姓名;
  对于盲眼智者,适一个具体的“阿莱夫”。
  佛陀早已沉默了,
  而你,是否真的能说出什么?

  穿过轩窗前的针叶林,
  人工湖里的人造波浪,始终
  在你的左肋下翻滚。
  一代人浓黑的午夜玄想
  成了你午睡后信步时间的休闲食品。
  这就好比,早年间的诗人庞德,
  多年后再次乘坐地铁横穿巴黎
  看见潮湿的意象经过每秒二十四次的消逝,
  成为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品。
  你代人们受过,回到地面
  可以接触萨特和加缪
  一左一右的目光。

  你夜晚的恐惧和喜悦
  来自同一个地方,
  你总是在进退维谷的时候
  大叫一声,从梦中醒过来。
  耽于独处和沉思所赋予你的,
  不经栝噪的耳朵让你失去--
  倘若作为盛唐的诗人,你去过的地方
  怎么可能都是故里?
  公共图书馆里漂泊者!宇宙的秩序博大精深
  落下的叶子就是再多,也覆盖不了
  书架上还未到来的深秋。


五:事物:没有时间和场景的结局

  孩子。美妙的比喻。
  需要安静离开的诗人。

  陌生的音乐。降临在我们之间
  静止的河流。一层雪白的
  寒意。病人
  奏出的安魂曲。泥土掩埋的
  人体塑像。尸体。
  预设的空白。

  一路颠簸的小船。形象
  而又形而上的海洋。
  血液的诽谤和处女的真实。交换位置
  便无法存在的人和他的世界。斜依着
  静卧着的堕落天使。为远行
  唱出的美一句颂歌。更早更孤单的
  敌人。数目惊人的后来者。
  逃避的词语。
  流亡者的秋天。
  还在漂泊的死刑犯。处处流传
  凋落于玫瑰花香的爱情。
  止于古城前婴儿的脚步。走失
  在成人世界里哭泣的我们。孩子
  的肢体。没有任何内容的告别方式。


六:戒烟

  一次糟糕的旅行,雪片
  和烟头落满城市。
  孩子们捡起你的隐痛
  扔到垃圾筒里,然后开始扫雪。
  你与他们素不相识,
  他们的笑声在你的背包里响了一路。

  去博物馆一趟,把失眠带来的画像
  捐献给馆长。
  神职人员付给你价格不菲的微笑,这断送了
  你作为展示者和瞻仰者的前程。

  点一支香烟穿过商业街,
  在自己的身体和女人的目光之间,你
  早已无处藏身,
  脆弱的感觉让你快乐。

  溜进十字路口的快餐店,
  为了像人民一样享受休闲时光;
  用塞满汉堡包的嘴谈情说爱,你觉得
  人一旦饥饿,食物便顿时消失了实体
  而你吸食无形的事物就已足够。
  你终于发现
  跨过玻璃门的意义在于:
  门外的世界寒冷,
  你的体温留在门内的椅子上--37度2
  --一动未动。

  你回到坏习惯的发源地,
  寂寞的单人床上有翻阅多遍的
  超现实主义诗集,
  以及没来得及看的节目预告
  “神经官能综合症”--这是句广告词
  而以此为题的电视剧
  正在以每天一包烟的速度播出,在黄金时间
  为了配合一项新法令的颁布。

  “吸烟有害健康”
  你起身回到书桌前,打开电视
  点上最后一支 同时
  不再期望完成什么具体的事情。


七:大楼与人

  如果你常站在摩天大楼的四十层眺望
  别忘了那些低矮的楼群
  它们看不见你 更不理解
  单顶鹤翅膀上跳蚤的生活
  我是说,一群木讷的小鸡
  也有惶恐和快乐
  我是说,象你一样快乐

  如果你习惯了坐电梯
  到三十九层楼用餐
  就有可能成为敏感的血细胞
  一无所有地出发,然后
  从灰头土脸变得容光焕发
  我是说,不要认为你工作的地方
  是大楼的心脏
  我是说,胃就是心脏

  如果你厌倦了高速升降机的隐喻
  白领丽人与日俱增的象征
  而你又不是惜时如金的人
  策划一次历险
  跨过三十九级或更多一些台阶
  向上爬
  我是说,你可以边看窗外的风景
  边吸食无形的事物
  边向上爬
  我是说,饭后时光一氧化碳、尼古丁
  会散发出精神的味道


八:蜗居

  秋天到了,
  丰收太物质化,
  忧郁属于意识形态,
  那么多的人离开自留地茁壮成长,
  那么多的事物进入食品加工厂。
  死目标,活猎物
  小农时代的寓言留传下来
  为了人们反复把你耻笑。

  洞穴属于遥远的地质年代
  与你无关
  蜗居还是满世界奔波
  你得选择
  前面的空地上一茬茬的孩子
  拔苗助长
  你埋下行李的位置
  燕麦飘香

  不言不语,不食不色
  每个地方的人对你如何
  找不到你时怎样谈起你
  管不了那么多
  管好自己 对你来说
  已是千秋基业。


九:释重的一瞬

  兰色噪音如湿棉衣一样厚重
  以至于在阅读这本象征主义诗集时
  我猜想
  自己是某种神秘之声
  一瞬间的对应物……

  我开始擦拭尘土的恐惧
  在神经末梢涂上防风油
  让一支并非怀旧的吟游曲
  不合时宜地从指缝和钢板间
  带血坠地
  我翘首远处
  从血管中缓缓而来的
  该是一位吉普赛女巫
  或瘦小的波西米亚醉鬼吧
  他们站在我的脑壳之外
  露出一点点鄙夷
  目光因空虚而充盈

  是哪一个深夜
  我遇见过一位诗人
  还用金币和他交换了钟表
  “去虚幻的巴黎清晨游荡吧”
  只为买走第一声与众不同的叹息
  浓雾潮湿的舌头
  强行伸入我心脏的内壁
  没有什么原因再能被记起:
  我用他那因果错乱的手
  反复蹂躏世上疯狂的虚词
  它已断了三根手指
  却还等着第四次敲响木门

  是从哪一次舞蹈开始
  时钟在黑屋子里独自丧失
  血液找不到出口
  我倒出沉重的脑浆掩面而泣
  不可思议地竟未想到
  泪水和自残或许都出自古代
  游戏中随处可见的道具和场景……
  收起折断变软或黑或白的羽毛
  拆卸锈迹斑斑的金属假肢
  我就地取材 表演了
  你在都市街头的悲惨往事
  以相反的方式
  博取另一些人的欢心


十:三月:无关紧要的叙事

  双鱼星座在城市上空黯淡
  天使向高楼重重砸去,然后
  雨季战战兢兢的被交出。
  三月,第二次拉开时间的肉色帷幕
  激发食欲的光线和鱼骨头的碎片
  遍布舞台 被视作残忍异族的装饰品。
  黑夜扮演主角,
  有如领袖的遗孀。
  寡居中,艺术失去虚构的纯洁。

  紧身的黄色雨衣磷火挂满天空,
  少女深陷的眼窝背面大水重来,
  “这是一个人世的象征
  千百个寂寞的集体”
  无心空居斗室的青年,
  开始打出白旗宣称胜利,
  幻想中的敌人,
  化作一个空洞的日子 接收
  无关紧要的叙事默默倾诉如酒入愁肠。

  摩天大楼的顶层雨落不止,
  地下室里有人成群阒静地死去。
  蓝玻璃外的液体何时能够凝固,
  镜子来源于哪只眼睛的光和泪水?
  三月,这个适合谈论伟人逝去的季节
  一个被世界遗弃的孤儿
  在我沉重的右肩上,
  长出翅膀。


十一:舞或无声的威胁

  日落于暴雨前夕,
  对于舞者的造访
  始于妻在我掌心的旋翔。

  毛毛雨落在四马路上,温婉如玉
  旧时天使等着老歌重放,
  谁又用音乐打扮出了
  盛装的老式情人?
  女孩子们列队从贵族学校出发
  跨过三个街区,边走边回忆
  作为朱丽叶的短暂生涯。
  与此同时,我恰巧路过妻子

  梦见过的剧场。群舞者没有姓名
  奉献着寂静和肉体;
  独舞者以一次致命的飞翔
  薄祭大师退场;
  而小提琴也从E弦开始堕落,
  直至女人绷直的脚尖,
  紧身衣中有雄性的下体凸现。

  无声的舞蹈溅满黑幕,
  遮蔽了什么吗?
  是挣脱束缚还是随想象
  消失在更深一层的自虐之中?
  舞者缀入高悬于头顶的声音中
  思想,静默地劳作
  以便进入一只黑天鹅
  粘稠的梦中。

  (实际上,这个时节
   孩子们早已不看舞蹈
   妻也只听斯特拉文斯基的舞曲。
   空间里飘满了太多
   时间抛洒下的灰尘。)


十二:冰舞

  离开一幅画的距离,
  从未这么精确地计算过。
  无雪的寒意阻拦了什么?
  西北偏北地区的拉奥孔,
  用经纬网罗蛇与无数孤独的瞬间,
  爱琴海的微风凝结,诸神
  沐发于冰--
  冰冷的目光末梢,
  滴落数载前纯净的分泌物。
  一株孢子植物在南方生长,雌雄同体
  拯救了荒漠和森林大火的暧昧关系。
  火柴点燃了,
  可以照亮一下人类的身体,
  说不出的事情会在那里自己呈现。


十三:夏天

  探讨时间的论文陷入僵局。
  以诗歌的名义,英籍美人
  抄袭贝多芬完美的奏鸣曲--
  他们熟稔四幕悲剧每一处的技巧,
  能将蛇形文字腰斩于
  最暴露的位置。母语

  诗人的衣着繁缛。冬天刚开始
  他们就忙碌起来,那是
  一场漫长的脱衣舞的幻灭。
  迫不及待的表情
  如同经过了多次操练的未婚男女
  等着用自白或自戕达到伟业的顶峰。

  紫外线终于在最后一件亵衣上跳跃,
  隔离霜的发明
  让越深入者越痛苦:
  险恶环境中的歌吟
  一袭长袍紧裹的秘密
  绕过十几个未走过的长廊,
  还是撞在了季节的门上。
  从此,母语
  就和其他的雌性一样
  爱上了比基尼。

  探讨时间的论文到达母语诗人的胴体
  省略了若干字。


■〔寄自上海〕


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