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王心丽·
一个人的旅途

  不止一位朋友对我说起一个人的旅途是单调和乏味的。如果可以选择交通工具他们肯定是选择坐飞机快去快回。问他们如何打发一个人的旅途,他们说带一本耐看的书或是带两本时尚类的杂志,要么就睡觉要么就看书看杂志,决不和别人说话。他们的话很难说有多少成分的真有多少成分的假。

  我独自外出的机会不多。去稍远一点的地方我总是选择乘火车或是坐轮船。因为有过在梦里从天上掉下来的经历我从不坐飞机。我以为一个人的旅途是并非那么单调和乏味。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厌倦一个人的旅途。我以为一个人的旅途是比较刺激的。满车厢满船舱的人都不认识你。他们不知道你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你的名字,你是干什么的。他们只能从你的你的外表猜测你的年龄,从你的穿着上猜测你的背景和你的生活,从你的口音上猜测你是哪里的人。他们打量你的时候眼睛里全是问号。他们见你是一人独行就会主动和你搭讪。于是你也和他们说话,说话的内容是广泛而流动的。每当这时候我就非常即兴地为自己编派一张履历表和一个背景故事。我为自己想出一些名字来如:王晓娜,王瑗,王佳雯……不知道他们是否会真的相信我的话。这些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能感觉到他们对我是有好感的,他们愿意帮助我。而我是他们谈话最好的倾听者。我希望听到他们的故事。他们把烦恼和不顺心都告诉我,甚至他们的隐私。他们的故事是不雷同的。但结论都是比较相似的:天下乌鸦一般黑和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有几次难忘的印象:一次在一辆西行的列车上的卧铺车厢里只有两个人我和某公司的一个业务经理。一次在轮船上和一位样子非常体面的公司老总玩打弹子的游戏。那是一种下里巴人的略带赌博性质的游戏。他花了很多的钱赌来一大堆不值钱的可口可乐罐头。还有一次也是在轮船上我住的那个船舱里除了我一个女的而外其他全是男的。只有这一次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话。再有一次我一个人坐山西老乡开的出租轿车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冬夜从一个县城到一百公里外的另一个县城去。我第一次到那里去。那里是太行山区。

■〔寄自江苏南京〕


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