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王心丽·
百 年 历

  那天在一本杂志上看到关于买书指南的文章,其中谈到人在钱少的时候要买最耐看的书。我立刻想到案头的这本《百年历》。当初花了五元钱买来的。已经翻它翻了十年了。有一回翻着翻着突然冒出一个挺感伤的想法:在未来的那么许多细长的小格中注定有一格是自己的死日,就像已经翻过的那么许多格中注定有一格是自己的生日一样。人的生命全夹在这本书里了。书中的小格清一色的昏黄。

  对于想活的人来说死亡是恐惧的。近几年常到那个地方去,看到仰卧在鲜花丛中的人,心里倍觉黯淡。旁边的人泣不成声,而我的眼睛里却干干的没有一星半点的泪。也真奇怪,在那个地方我是从不流泪的。每回都是一个强烈的想法占有了我的全部思想:一旦轮到自己了,决不睡在这里给人看。生日是不可选择的,死日是可以选择的。既然能把生日涂抹成玫瑰花的色彩,为什么不能把死日涂抹成天空和大海的色彩呢?为什么不能卧在绿草绒绒的地方与白云作伴呢?就是烧也要到美丽的湖畔用香木架起来烧!

  我以为人长到一定的岁数就不必再过生日,每过一个生日就是在向死日迈进一大步。当然,这是对特别眷恋生的人而言。生日和死日在《百年历》中仅占细细的两小格,另外的许多格既不是生日也不是死日,而是活着的天数。幸运与厄运,富有与贫困,充实与空虚,美满与欠缺都像四季的天光倒映在水中,漫漫的,或浓或淡,恍恍惚惚,浑浑屯屯。风来了水面便起了漪纹,有人投下石块了,水面便激起了浪花。

  我总是在深夜翻这本《百年历》总是在遇到很难决断或是凶吉未卜的事情的时候才求助于它。打卦啦,搬弄奇门啦都不过是心里安慰而已。人的命运是不可知的。但人可以抓住离自己最近的东西。在许多的细格中只要有几格令人眩目就应该感谢上帝了。

■〔寄自江苏南京〕


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