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王心丽·
从远处看自己

  十七岁的时候我渴望得到红色的雨伞和红色的胶靴。我以为打着这种颜色的伞穿着这种颜色的胶靴无论在雨里走还是雪中行都是与众不同的。但是我只有一件果绿色的塑料雨披。后来这件雨披破裂了,我就连果绿色也没有了。那时候人们为代表这政治代表着伟人的红色而狂热。但是他们的衣着都是蓝的,灰的,黑的,草绿的。许多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深色的衣服衬托着乌黑的头发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我希望自己打着红色的伞穿着红色的胶靴从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人群中走过。

  后来商店里开始卖出口转内销的商品。我一眼看中了洋红色的胶靴。这胶靴是带跟的。那时的胶靴都是黑色平跟的。雨天穿着这双色彩刺眼的半高跟的胶靴地上有一抹亮红的反光。一个女孩子拖着一抹朦胧的红影子。我想我还必须有一把洋红色的雨伞才能把自己和灰暗人群彻底隔离开来。终于梦寐以求的红伞出现了!商店里又来了一批出口转内销的尼龙丝花伞。这些原是卖给外国人的伞不知什么原因外国人不要了又转回来卖给中国人。这些伞都是红色的。上面的桃红色,粉红色和不多一点的黄色图案却不一样,远远看上去的印象就是洋红色。这些伞都有一根亮闪闪的金属柄和一弯透明的有机玻璃把手。我把伞带回家,献美似的把伞撑给大人看。父亲说:“你买了这么一把伞呀!”母亲说:“这样的伞怎么打得出去?!”他们不许我打这把伞,他们这把红花伞送给了一个比我小十岁的女孩。从此我的心里撑开一把看不见的伞--抵抗。

  现在雨天满街都是五颜六色的花伞。我用的是黑伞。打黑伞的人是没有影子的。

■〔寄自江苏南京〕


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