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王心丽·
青年学人印象小记三题

从阁楼里开始的跋涉
--吴炫与《否定主义美学》

  最近吴炫送给我了一本他刚刚由吉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新著《否定主义美学》。这部书被列入“中国当代中青年学者学术精华书系”。书是精装的,很厚,沉甸甸的30万字。他说,他写这本书只花了10个月的时间。其实他对否定主义建构已有10年之久。他终于搞出了一个自己的否定主义美学,提出了一个富有创意的新的美学体系。从现在起不能不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待他。不过我还是不习惯称呼他:吴炫教授。

  1987年的初春,我和他在裴显生教授家相遇。当时他才二十几岁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读硕研,我还是个文学青年,那天我们在裴老师家聊天聊到很晚,话题全和文学、哲学有关。他跳跃的逆向思维和机智的言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时是本世纪第二次西方哲学和现代派文学著作大量被介绍到中国来的时期,我狂热地着迷西方现代哲学。我们一见如故,1989年初他回南京做论文,我经常到他住的塘坊桥的那间小阁楼去。这里是市中心破旧的平民区。他在小阁楼里看书写作。他从上海带回来许多新书。他把这些书借给我看。话题依然是文学和美学。他的否定学研究就是从这个小阁楼里开始的。他说他要创造一个否定体系,一种属于当代的思维方式,来重新评判东方文化和中国文学。1991年他出版了《否定与徘徊》,1994年出版了《否定本体论》,1998年年底他又出版了《否定主义美学》,一晃10年过去了。在人心浮躁的今天来看10年是一个漫长的时间概念,10年潜心做一门学问需要多大的毅力和耐力!·《否定主义美学》是他的“否定学系列论著”中的第一部,另外还有三部,分别是《否定主义哲学》、《艺术否定学》、《否定主义文艺批评学》。然后他将在这个基础上重新撰写《中国文学史》。这是他21世纪未来10年内的研究目标。

  吴炫在《否定主义美学》中阐述的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这种现代的思维方式是针对21世纪的中国的。他认为:21世纪中国人的思维既不可能是西方近代主义、现代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也不可能是“新儒学”那样的“换瓶不换酒”式的“转换”,而必须在对其进行批判的基础上诞生中国当代人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这种批判既不同于“否定之否定”的批判,又不同于只破坏不创造的“大批判”。在《否定主义美学》中他运用了这种与众不同的,与前人不同的批判。这种批判包含着创造。我们不妨称其为“吴炫式的批判”。·他在对中西美学的局限做了深入的剖析和批判的基础上,提出了一种全新的美学--否定主义美学,意在重建美学和当代现实的某种关系,突出美学理论的实践性和可操作性,逐渐告别美学研究的经院化时代。我以为热爱文学和美学的年轻朋友完全有必要看一看吴炫的《否定主义美学》。这本书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么深奥。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否定主义美学》将逐步显现出对中国美学发展的价值所在。




世纪文坛的垦荒者
--葛红兵印象

  七月底一个炎热的夏夜葛红兵打来电话,告诉我他已经到上海大学报到了。六月中旬他到南京来参加“展望二十一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讨论会”的时候他对这件事还感到没有数。到底是网络时代,人的流动也能象信息传递一样神速。

  关心当代文学和当代文学评论的人都知道葛红兵这个名字。近几年来只要在图书馆翻开一些知名度很高的文学期刊和文学评论的期刊都找到他的文章。有时能在同期的几份杂志上同时看到他的几篇论文。有时还能看到他的小说。称他是晚生代评论新锐,因为他出生在六十年代末是一个年轻的学者。因为他的思维方式、语感和文本都带着“晚生代”文学流派鲜明的新潮印迹。他的知识构成是扎实严谨学院派知识构成,(他1998年获得南京大学现当代文学博士学位)但他独特的思想方法又是超越和抛弃传统的学术研究模式的。他是最早关注“晚生代”文学现象和最早进行晚生代作家的作品研究的学者之一。他写了一系列晚生代代表作家的作家论。如:韩东、朱文、鲁羊、吴晨骏、毕飞宇、李洱、李冯、邱华栋、何顿等等。他对中国“晚生代”文学现象的研究是建立在他对当代世界文学趋势与走向的研究基础上的。他有三个研究方向:“文学史学论”、“相对主义批评理论”和“晚生代作家作品的研究”。正是这三个研究方向又构建了一个富于创造性的立体的多维的研究体系。在短短五年中他发表出版了一百多万字的学术论著和学术论文。他的博士论文《“五四”文学审美精神与现代中国文学》就是一个世纪末的年轻的中国学者对世纪初的一群年轻的中国学者思想探索。他用诗意般的语言阐释“我心目中他们的本来面目”,“用偏见来表达我对心目中真正艺术家的理解和呼唤”,显示出他独特的批评个性。他运用体验批评的方法,写出了与众不同的新观点。巧妙地融原型批评与个体感悟于一体。受到了学术界的瞩目。葛红兵不仅善思,善写,而且还善辩。他给人的印象正如一个伟人的诗句:“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走向美学的终极
--颜翔林和他的新著《死亡美学》

  六月间“展望21世纪的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讨论会在南京开。我去看几个朋友,见到了颜翔林。他是我的那些朋友的朋友。他笑起来的样子温和憨厚。握手的时候他给人的感觉也和他的笑容一样温和憨厚。在此之前我就知道“颜翔林”这个名字,经常在一些学术刊物上看到他的美学论文。他的论文逻辑慎密,文笔优美。字里行间跳动着敏捷的才思。他告诉我,他有一部《死亡美学》在学林出版社已开印了,秋天就能见到书。一听到书名我马上联想白色的纸钱,黑色的丧服和红色的血,还有墓地上的鲜花。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的一些作品就是用美的实影和美的幻影来完成:血+死=美这个美学方程式的。在现代中国美学研究中“死亡美学”还是个冷门。

  我的那些朋友都是“新锐人物”。我也称颜翔林为“新锐”。其实他是“资深新锐”。他的第一篇美学论文发表在1982的上海《社会科学》杂志上。那时他还是一个苏北乡村的中学教师年仅20岁。之后的十几年他一直在美学领域里清贫地漫游,寻找“诗意的超越性存在”。他发表了四十几篇系列美学论文。1993年他获得文艺学硕士学位。1999年他又获得古典文学的博士学位。1996年他在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本《生存还是毁灭》的美学专著。开始对“生存还是毁灭”这一魔语进行哲学、美学、艺术的三重对话。1998年他又在《论美非价值》一文中提出了“怀疑美学”的命题。

  七月、八月他都很忙。九月初我接到他打来的电话,他含糊地告诉我他出了车祸,撞掉了几颗牙齿,下巴上缝了几针,要再过半个月装好了牙齿才能见人,还告诉我他大难不死之后的好事:收到了上海复旦大学哲学系做博士后研究的通知。这样他就横跨三个学科:文艺学、古典文学和哲学。我看到他的《死亡美学》一书已经是11月初了。《死亡美学》是一部具有开拓性研究的美学专著,也是一部语言优美充满艺术灵感的学术著作。这部27万字的著作一经出版就引起了学术界的瞩目,并获得了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奖。早在1990年颜翔林就开始了对“死亡美学”的研究,1992年的秋天开始动笔,1995年底完成。在这部书中,他从文化哲学、美学、神话学、阐释学等视界对人类精神现象学的最高命题--生与死予以本体论、生存论、价值论的诗意运思,进而进入生存与毁灭和艺术的美学联系研究,从艺术与生死的关联探索了意境里的死亡--生命个体物质与精神的最高最终极的美。那个深秋的下午我们在鼓楼茶社喝茶。为了他大难不死的幸运和祝贺他的新著《死亡美学》的出版,我点了一种叫“疯狂情人”的果茶。最近又获悉颜翔林的另一部美学专著《楚辞论美》也将由学林出版社出版。

■〔寄自江苏南京〕


主页 现场@纯文字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