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现场@和作者聊天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Posted on 2000-12-21]
·张柠/齐瓦戈·
高行健的病症
--齐瓦戈夜访张柠


2000年岁末,网络文坛极为热闹的一个文化事件,就是“新思想论坛”引发的鲁迅问题讨论,虽然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仍然余波袅袅。据悉,论坛下一次讨论的主题将是有关高行健以及诺贝尔奖事件,小生齐瓦戈就此专题在网上夜访了评论家张柠先生。下面是此次访谈的有关文字,刊布出来以飨网友。

:张先生,能否用网名称呼您?哦,不必了,好的。张先生,您已经在万维网上对高行健“受
奖词”提出了激烈的批评,接下来,你对他的创作要发表什么高见呢?我觉得,这些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已经过去了。
:时间过去了,问题依然存在。就像最近的鲁迅讨论一样,问题不但没有因时间的推移而淡化,反而是越来越尖锐复杂。所以,对于高行健事件及作品的评论和讨论也一样,我们应该可以做得更认真、更专业一些。
:呵呵(笑)。这样的话,小生的灌水工作就能更好的开展下去了。
:这样的讨论会引出许多与当代汉语创作相关的敏感话题。
:论坛也一定会吸引不少女生的视线的。
:不要扯得太远了。现在论坛上那篇台湾朋友批高的文章写得不错。
:哦,哦,是啊,我还没看哪,等一下先,(点击,浏览……)
:瓦戈,瓦戈,还活着么?
:无论怎样……,我们谈一谈您将要发表的最新评论吧。上一篇文章,您所关注的是高的智力
水平问题,这一次是不是要继续病理学批评的传统?
:上一篇不是“文章”,是一个帖子。现在评论的标题是:《高行健:一个时代的病案》。
:哈,给他治病。什么病?
:评论的主题词是:1、流亡的头颅;2、疾病与游戏;3、词语病毒;4、排泄叙事;5、厌女症;6、面具美学;7、文化治疗。全文约一万字。
:(超级水帖!擦擦汗。)呵呵(笑)。
:我想,我只能只能这样写。我将他视为一个“文化带菌者”,一个我们时代的特殊病案。
:“厌女症”,这个词很有意思。
:比如,高行健作品中有大量的两性关系描写,给人一种“男女双修”的感觉。
:对,他试图通过女性得救。
:“男女双修”要求双方有共同的选择,高这里不是,这里女性是被动者,有传统性文化中所说的“采阴补阳”的嫌疑。
:高罗佩称之为“性榨取”。
:对,这里面有一种隐秘的士大夫秉性。
:但高行健还是很喜欢女人的。
:我在他的叙事中却读出了一种强烈的“厌女症”。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关于两性关系的失败记忆、创伤性记忆,成了一个巨大的障碍。于是,女性成了“排泄叙事”的对象,同时又成了他
通过叙事向政治复仇的工具。所以我说,只有“政治子宫”开始痉挛的时候,其叙述才能展开。
:政治是孕育他叙事的子宫?高行健不是一再强调他不关心政治吗?
:这不能由他说了算。他跟政治就像一对冤家。在叙事中,他与政治互为镜像,互相折磨。没有政治就没有高行健。
:但他为什么要回避呢?
:他不想成为索尔仁尼琴式的作家(他在小说中强调过)。他试图超越索尔仁尼琴。长期在文化压抑下成长起来的人,特别容易患上狂妄症。我们也一样,经常表现的十分狂妄,内心却很虚。
:不过我觉得,疾病,是对一位作家很高的褒奖。
:对。事实上我们说的疾病,并不是病理学意义上的,不需要医生,而是需要拯救和恩典。但你要知道,人类不可救药的疾病就是,他轻而易举地恢复了理智,康复了,并巧言令色地为疾病
辩解。这只能让人感到尴尬。
:大概他的理智认为,健康是值得推崇的吧。
:对作品的具体分析,情况会复杂得多,还是看评论吧。我到时候回传给你的。
:那好吧,就谈到这里。
:好。再见。
:再见。


张柠的新作非常值得期待,齐瓦戈的夜访到此结束。

■〔寄自广州〕



主页 现场@和作者聊天
主 页|总目录 |作者索引| 投 稿|讨论/留言
橄榄树文学社发行。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印。 © Copyright by Olive Tree Literature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web site is maintained by webmaster@wenxue.com.